因緣這件事真的說不了也說不清,有因緣時關係綁得緊緊的,沒因緣時說什麼都不對眼。


故事要從上一次臨時宣佈週日上課談起。


自從師娘頂替上師的媽媽肺炎住院後大腸工作的緣故,停課至今大概三個星期了,上師經常透過師娘轉述學生希望上課的心意,還有對我們身體健康的關心,所以這些訊息上師一直都很清楚。


為了想上課的學生,特別擠出時間開課,師娘陸續接到請假的通知,有人很抱歉的說明,有人淡淡的就這麼讓它過..當然有些被潑冷水的感覺。


師娘自己這麼想著,既然會來的人少,不如我們就去黃老師那兒,反正上師在五台山的法偈還沒送給他指教一下。


想找黃老師的念頭其實不是當天才這麼想,只是請假不到課的因緣,加強了我馬上要上師打電話給黃老師,於是不曝光的事才被知道,發生了以下落落長的故事..


就算事情已過數日,二姐仍不知這因緣是我們主動打給黃老師而不是黃老師通知我們的..我跟二姐說,兩個上師換個位置時,發生這種事也不可能通知對方。無常本來就是常,要通知誰???至於為什麼突然會有想打給黃老師的念頭,這就好像問上師,你為什麼什麼事都知道一樣,他回答不了你的..


大人的世界唯有小孩子也長大了,才能明白..


上師打給黃老師:黃老師您下午有空嗎,學生想過去找你


黃老師:家裏父親過世,比較不方便


<就這樣上師沒敢繼續問下去就禮貌地切了電話,就因為什麼都沒問,還被師娘念了一串>


週日有來上課的學生,大家都知道黃老師父親過世的事。我們只能暫時說,等我們瞭解狀況時才知道下一步怎麼做。


隔天週一一早拜託二姐遶去黃老師家望一望,因為上師很肯定的說,靈堂就設在黃老師家,師娘可懷疑了..從沒見過黃老師父親在那裏走動,加上黃老師有幾個兄弟姐妹的事都不知道,上師怎麼能那麼確定???


但是..上師就是能確定。


二姐一早回電確定是在那兒,有個年輕男生顧著靈堂,下午在沒有連絡黃老師下,我跟上師就帶著奠儀直接過去了~~師娘又懷疑了,遇得到黃老師嗎??


黃老師當然就坐在那裏,遠遠就見到上師,起身接迎..


黃老師:早知道就不告訴你,讓你還來一趟,我所有的人都沒通知,只有你自己打電話來。


上師:伯父跟我有緣,來上香是應該的。


原來伯父是車禍受傷嚴重急救開刀不成而往生的,兩位上師不談世俗遺憾,句句圓滿解脫,我們三人自成小圈就在伯父的相片前,完全跟一旁商量喪事規距的那一圈人不同。


出門前就把五臺山上師的法偈帶在身邊的我,一見兩位上師笑談佛法愉快,便將它拿出請黃老師指教..


黃老師要求留下這法偈,讚歎毗盧遮那佛授記的上師,證得華藏毗盧性海,更念起了那法一如是一如是 是如是是如如是 如如是是如如如,而後隨即入定說法性平等本無真


上師:你就是普賢,我是文殊,兩人牽著手,哈哈哈


黃老師:哈哈哈~~


當然,這期間兩人在靈堂不停傳來哈哈哈的大笑聲,我實在忍不住對黃老師說,你們兩位的對話,真的是沒人看得懂。


黃老師再說:看得懂就錯啦~~


兩人再大笑..哈哈哈..喪事也是佛事..哈哈哈


<沒錄音太可惜,這是師娘我第一次在他們面前聽到這麼多的禪意~~我知道..他們的說,也是為了伯父與無形的眾生而說>


黃老師拿出訃文告訴我們告別式在週六舉行,週五晚上要辦個小法會,至於要念什麼儀軌還沒有確定,釋迦仁波切特別抽空帶兩位喇嘛下來(他現在有三個道場在說法,行程都是既定很忙),多杰洛本仁波切當然也會到。我們隨即決定週五晚上參加。


坐了一個多鐘頭葬儀社的人來了,是黃老師認識多年的朋友,介紹上師稱呼為金剛上師給朋友認識,我們這誇張的上師,還跟人家多要了兩張名片帶回家,完全沒有忌諱。


搞不清楚法會時間,趕著忙完工作便趕去與學生會合,連騰文都因為打電話問同修有沒有開課而知道此事而參與。


黃老師他們在騎樓下擺了壇城,黃老師坐在壇城桌邊,馬路邊擺了很多椅子坐著參加法會的人。


有點糗..我們到時法會己經進行,椅子也都坐滿了人。


刻意車子停遠一點帶學生用走的過去,才剛接近,黃老師便站起要那些坐滿椅子的人往後退讓出位置,我反而要學生站在椅子的最後方不要跟著我們,黃老師迎請著上師跟我坐到壇城法坐,學生最後還是被請到椅子群的最前面一排。


法會當然沒有中斷,坐定後仔細看這壇城主桌修法有誰???主法釋迦仁波切、多杰洛本仁波切(黃老師的妹妹)、負責念誦儀軌的不知其名兩位喇嘛、負責拿修法法器供品等的喇嘛、黃老師、上師與師娘總共八人。法會內容是中陰文武百尊超度,只要有機會參與細節,黃老師總要上師也做,可見黃老師對上師的認同與信任,上師與師娘也是唯一受此法本灌頂的兩位。法會中一直有人在攝影。


師娘在家禪定見靈堂修法本尊,學生也在法會中見到蓮師示現,聽說法會甘露有學生拿到多顆,有人拿到兩三顆,還有人只吞了一顆其它帶了回去,不同的因緣下,都感法喜。


大家一起唱誦<喇嘛千諾>時,我想大家都特別有感覺,二姐說洛本仁波切發出的聲音令人難忘,這是當然的囉..因為那是心發出來的。


法會在仁波切開示後圓滿結束,而後回飯店休息,準備明天忙碌的告別式,黃老師特別提到,隔天告別式時,有位很重要的圓通法師會到,這位是五台山北台住持特別來到台灣幫他認證的法師,只是很可惜..要工作,沒辦法參加也遇不到圓通法師。


法會結束我們當然不會馬上離開,久違的洛本仁波切是一定要去親近的,她變瘦很多服裝依究華嚴,


那副黑色墨鏡還是招牌,銳利全減轉為慈悲柔軟。


五年不見她應該也會因為上師坐上法壇而感到特別,頻頻朝上師位置看去。


當我們親近她時,她也做了一些結緣開示,特別是那句“忿怒尊不能修”。她說她常年閉關沒有在修,只講好好修大家都很好,大家都能上淨土之類的,這根本就與黃老師一樣,也像我們一樣,體悟沒有要傳的法,沒有修不好的學生,積極傳法的因緣就留給那些厲害的上師。


黃老師再提找時間要來道場的事,這是第三次,應該也是時侯了。他還特別介紹一位女生給上師認識,那位女生說你就是那位百琦上師喔,黃老師常提到你唷~此時,我們只能頻頻微笑。


這三個星期以來,大家的關心上師都收到了,提來媽媽熬煮的雪蛤,上師也感謝媽媽的辛苦,專門想餵胖我們的便當真的很不錯吃,幫師娘在大熱天燒金紙,幫彌勒菩薩擦銅油,永大雞腿和吃到會怕的剉冰,地上打滾求開課的留言等等,都收到了。


剛回算了一下,從遇洛本仁波切至今整整五年,這個果然很微妙,文殊苑第五年的五月五日見五文殊,難怪黃老師說因緣殊勝,一直到今天所發生的事都一樣。


鉢無好壞美醜用它即是真。有人捧到千臂千鉢文殊的缽,有人捨它去捧世間法的缽,有人從頭到尾不知道什麼是千臂千鉢文殊的缽,這些都叫法住法位。什麼樣的因緣法住什麼樣的位置成什麼樣的角色,我們對它起分別又落入我執,什麼都是從這個我而出發形成種種的法出來,都是因緣沒有好壞。


剛聽說有人夢到年級班,雖然這個班學生很少,但是好像愈少愈好耶~~呵呵..學生聽到又要跳腳,覺得師娘要趕人了..


因緣在就在,因緣不在就是不在,像上師常講,你不用告訴我你要不要來上課,沒有人會管你來不來上課,你要管的,是你不想來上課的那個因緣,而不是我上師。


喇嘛千諾唱幾十萬遍都沒用,面對不了一下子讓你笑一下子又讓你哭的那因緣,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。


師娘我完全接受這個說法,特別是黃老師在執法教三十年後,語重心長的建言:不要再傳了。


所以啦~因緣在或不在皆不做第二想,10個在傳10個,2個在傳2個,沒人在就不傳,事情愈簡單愈輕鬆自在。


黃老師是目前上師唯一親近的老師,連道場停課也向他報告了,這份尊重來自於我們見不到的證悟次第,就像黃老師與洛本仁波切也對上師的尊重一樣。


真實義的法不討喜,跟你說一切如幻不真,你說大家都這麼說的卡實在,跟你說捨執見真,你說那是你的偏見,我那有執著的問題~


那..那..那就你好我就好囉..


有因緣沒因緣,上師與黃老師依究能手牽手,哈哈哈大笑~~


一個拿掃把一個拿畚箕..呷飽等死..


或許偶爾會有菩薩化現的阿桑、歐巴桑跟著做回收………笑著對你說.你好.你很好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文殊苑 的頭像
文殊苑

文殊苑

文殊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