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宗大成就者的成就徵相(舍利、肉身菩薩、不壞金剛心、火焚不壞的法體、虹身等)(二)





圖】金剛不壞身,火不能焚——第17世甘珠活佛


十七世甘珠活佛-昂翁羅桑丹彼尼瑪(西元1914~1978年)


台北甘珠精舍寺甘珠活佛,是第十七世的甘珠活佛。 他的全名是「甘珠爾瓦默爾根諾們汗」,此一名稱,是清聖祖康熙皇帝所棘封的,意思是為「興教善知識聰明靈感法王」。


甘珠活佛第一世降生於印度,為大阿羅漢扎京乾巴尊者。 尊者為度脫一切眾生,乘願轉世。
至民國初年(一九一二年)的十七世甘珠活佛──昂翁羅桑丹彼尼瑪,
是第十六世甘珠爾瓦昂翁羅桑丹珍嘉措轉世的靈童。


十七世甘珠活佛,是青海省多倫人,他的祖先,是篤信藏傳佛教的唐古特族,是蒙古人的後裔。 當初甘珠的母親因為嚴重的精神不安,於是她的家人就託人帶著她到第十六世甘珠活佛──甘珠爾瓦昂翁羅桑丹珍嘉措之處,請求活佛給她醫治。 活佛見到她之後,說了一句奇怪的話:「你將成為我未來的呼必勒罕。」她疑惑的望著活佛,剎時身體舒暢無比,靈臺恢復清明,覺得驚異非常,急向活佛叩謝,感激涕零而去。 後來弟子發現,「呼必勒罕」的意思,竟然是「轉世化身的母親」。


民國三年(一九一四年)甲寅歲五月二十三日,昂翁羅桑丹彼尼瑪出生,三歲的時候,被十六世甘珠活佛的弟子迎進青海安多色呼爾寺──即廣慧寺,經過一連串的查證工作,終於確定三歲的小甘珠就是十六世甘珠活佛的轉世,於是諮請北京政府蒙藏院備案,奉命為他舉行了坐床大典。 此後,小甘珠活佛在廣慧寺受到供養,也開始學習藏文及讀誦顯密二教經典。


民國十三年(一九二四年),甘珠活佛十一歲的時候,到北京拜謁九世班禪大師,由大師指定擁有頭等格西學位的蒙古轉世活佛──定木丕喇勒為其老師,傳授經典;同時由蒙藏院總裁喀喇沁親王貢桑諾爾布陪同。


拜會北京政府的大總統曹錕,及遜位的宣統皇帝。
宣統賜他朝馬、黃轎,這是繼外蒙哲布尊丹巴、內蒙章嘉大師之後,第三位蒙清廷予此榮典的活佛。
曹錕也在喀喇沁親王貢桑諾爾布的建議下,將他先世所有的「甘珠爾瓦.諾們汗.呼圖克圖」的法號,再度頒發給他。


是年冬季,章嘉呼圖克圖到了北京,駐錫嵩壽寺,甘珠活佛也往嵩壽寺,拜會了時年三十五歲章嘉活佛。 諸事完畢後,蒙藏院依例辦理讓他返回多論,接受僧眾禮拜的手續。


此後,他離開幼年出家學經的廣慧寺,被迎往先世甘珠活佛駐錫的內蒙古廣覺寺,繼續修研佛法、窮究經典。


民國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,甘珠活佛第二度晉京,由蒙藏院總裁、蒙古的呼倫貝爾王爺陪同,訪晤了時為北京政府主人的張作霖大元帥,隨後前往東北奉天大黑天廟誦經禮敬。


民國十八年(一九二九年),甘珠活佛已經長到十六歲,依循舊例接管了前世活佛的一切經書典籍,以及所屬的兩百多座寺院,成為內蒙古最高的政教領袖。


十九歲,在蒙古廣覺寺的經學院畢業,未久之後,九世班禪到了廣覺寺,為甘珠爾瓦授比丘戒及灌頂,並親自頒給他道倫巴(四等格西)學位。


此後,甘珠活佛前往全國各地弘化,宣揚顯密二教,所到之處,無不受到各界及佛教善信的歡迎與禮敬。


到了民國二十六年(一九三七年),日寇對華髮動侵略戰爭,甘珠活佛師本著佛家慈悲胸懷,四處奔波,致力推動救國救民的工作。 民國三十四年(一九四五年),日寇戰敗投降後,未幾國共內戰復起,他無法返回蒙古,由信徒接到青島供養。


民國三十八年(一九四九年),甘珠活佛自廣州乘華聯輪來台,與他同行的還有札奇斯欽、吉爾嘎朗兩位喇嘛。 抵台之年,甘珠活佛三十五歲,駐錫於北投普濟寺。


民國四十一年(一九五二年),台灣省政府主席陳誠,邀請甘珠活佛及慈航、律航兩位法師會談,請他們多為台灣的佛教盡點力,要三人組織一個弘法團,用他們的影響力向民眾解說;同時也解釋政府對宗教的政策。 三位法師又約了幾位佛門法師,做了一次巡迴台灣全省的弘法活動,弘法團所到之處,受到信眾熱烈的歡迎,成為台灣光復以來,佛教界的一大盛事。


民國四十二年(一九五三年),甘珠活佛年四十歲,正是春秋壯盛之年,他帶著兩位弟子,再度做了一次環島布教。


民國四十六年(一九五七年)的三月四日,擔任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的章嘉大師,因病舍報示寂。 甘珠活佛為章嘉大師主持葬禮中的一切法儀。


同年六月二十四日,中國佛教會第三屆全國會員代表大會,於台北市善導寺召開,由大會主席團主席太滄法師主持,到有各地代表及會員等一百餘人。 會中並推選出甘珠活佛、白聖法師等三十一人為理事,太滄、東初法師等十一人為監事。 並選舉出甘珠活佛繼章嘉活佛之後擔任第三屆中國佛教會理事長。


民國四十七年(一九五八年),泰國舉行佛誕兩千五百年紀念大會,台灣佛教界組織“中華民國出席泰國紀二千五百年慶典代表團”,由甘珠活佛擔任團長,團員有印順、道源、道安、周宣德、雲竹亭等法師居士。 代表團一行於曼谷參加紀念大會後,甘珠活佛繼續率團到高棉、香港、東南亞各國宣揚佛法,及做國民外交工作。


民國五十年(一九六一年),甘珠活佛再度當選連任中國佛教會理事長,唯他有感於會務繁忙,俗務纏身,影響修行,於是辭去理事長的職務,專心修持佛法。 雖然如此,但仍接受了該會名譽理事長的名義。 是年,甘珠活佛為發揚密乘,於台北縣新店市成立「甘珠精舍」,以便弘法利生。


民國五十一年(一九六二年)以後數年,甘珠佛師應各國弟子之邀,前往香港、菲律賓、美國、加拿大等地弘揚顯密大乘佛教,說法灌頂,所到之處,受到善信的歡迎與禮敬,許多民眾爭相前往聆聽佛法。 直到民國五十四年(一九六五年),活佛五十二歲之後,他才駐錫於新店市大豐路的甘珠精舍,從此深居簡出,潛心修持。


民國六十七年(一九七八年)春,甘珠活佛在善導寺主持護國息災法會,三月底到香港、菲律賓等地弘法。 會後返回台灣,未久示寂,於六月十三日在新店之甘珠精舍舍報圓寂,世壽六十五歲。


甘珠活佛在台灣佛教界地位崇高,亦曾為台灣佛教界最高領袖,但是他的生活起居,
飲食作息,仍然保持著克勤克儉的習慣,並不因為身居高位而養尊處憂、怠忽其修持佛法的功課。


甘珠活佛圓寂後,六月二十九日假台北善導寺舉行傳供大典,
諸山長老及四眾弟子數百人與會。 會後於北投法雨寺的靈塔前,舉行荼毘儀式,
等到大火熄滅之後,由他的弟子廣定法師舉行開塔拾骨及舍利子的儀式,
然而在開塔的剎那間,大眾當場都楞住了,因為甘珠活佛的遺體僅僅燒成一片漆黑,卻沒有多大的損壞。


廣定法師為了保存甘珠活佛遺體的完整,
於是,邀請當代名雕刻家楊英風、朱銘二位名家,聯手雕刻銅像保護甘珠佛師的肉身全身舍利,然後供奉在甘珠精舍裡。


甘珠活佛生前,親近活佛依他學法的緇素很多,著名而有成就者,如格賴達吉活佛、丹吉活佛、廣定法師、周善慧居士等。


(於凌波著)




甘珠佛爺圓寂於「甘珠精舍」中,身後的一切法事,則由其灌頂弟子廣定法師全權包辦。
廣定法師依照慣例,在北投「法雨寺」的靈塔前,臨時興建了一座藏式的火化塔,
擇定良時,將甘珠佛爺的遺體送進火化塔里火化。


這場火足足燒了五天五夜,才慢慢熄滅。
到了第七天,廣定法師舉行開塔拾骨及舍利子的儀式時,
卻駭然發現甘珠佛爺的遺體並沒有火化掉,仍保有大致的模樣。


甘珠佛爺火燒不壞的奇蹟,在佛教界引起了極大的轟動。
(時為1978年...)


肉身菩薩:噶舉派第一世卡盧仁波切













文圖:週芙安



我在大吉嶺(Darjeeling)的最後一天,隨意行走,無意間卻來到「索那達」藏傳佛寺,在一位小喇嘛的引見下,第一次親眼目睹所謂的肉身菩薩-- 1982年首位來台灣弘法的第一世卡盧仁波切(HEKaru)-- 安坐在舍利塔內,穿法衣,戴法帽,肉身沒有損壞腐敗,相貌栩栩如生,眼睛睜開著,還面帶微笑,宛如生前一般,內心震撼非常。


肉身不壞即全身舍利,也就是我們所謂的肉身菩薩,是要生前修戒定慧,在功德圓滿之下,修行者悲心願力才能成就金剛不壞之身。 修行者圓寂前,弟子都會先行訂製坐龕,俗稱坐缸。 待上師在盤坐圓寂後,用藏傳古法藥方,保存法體,再鍍金封存。 在台灣因氣溫濕熱,還得用粗鹽全身先行塗抹過後,再鍍金封存,誦經祈福後,才算完成安坐大典。


當我拍下這些照片時,寺內的喇嘛都未曾阻止過我,我想這應該是沒有褻瀆意思,只是非常好奇和震驚所謂的肉身菩薩,當時心中的撼動著實不小。


回到台灣後,去看了汐止慈航法師和中和金剛上師貢噶老人的肉身,但他們都是鍍了金身,身形已縮小,沒有像卡盧仁波切(HEKaru)那樣,給人栩栩如生般的震撼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文殊苑 的頭像
文殊苑

文殊苑

文殊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