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乘緣覺和十二因緣緣覺,或獨覺或辟支佛


  聲聞和緣覺二小乘,常被稱為二乘。緣覺乘,是依十二因緣(註)之理而起修行者,即是觀此十二因緣,而證得辟支佛果。於無佛之世,靠自己覺悟的力量獨自悟道而脫離生死之修行者。即在佛法誕生前,有志覺悟的眾生,於現在身中,不稟佛教,依禪定、觀十二因、靠自力獨覺獨悟而成正覺的修行之果。無師獨悟,性樂寂靜而不事說法教化之聖者。


緣覺乘聖人比聲聞乘利根,聲聞乘聞佛說四諦法,從苦諦上悟入,而緣覺由集諦上悟入,故較聲聞乘為深(註)。緣覺由集諦之無明,觀十二因緣之緣起,無須聽法,即依自力得覺悟,又稱為獨覺,即是辟支佛。因此緣覺乘也叫做獨覺乘,或辟支佛乘,又因較聲聞乘為高深,稱為中乘,而下於佛乘及菩薩乘。
  生與死是人生的兩大課題:生從何來,死往何去?十二因緣又名十二緣起亦名十二有支「有」即三有(三界),「支」即支分,世間有情於三有中生死流轉的因果,皆不出此十二支分,故名十二有支。這十二緣起是說明我人生死的由來,換句話說,就是有情生死流轉的說明。


一切眾生界,乃至自然界,都是緣起互相依存的。阿含經說:「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,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。」故個人與社會,精神與物質,都是形成相依的狀態。
即:無明、行、識、名色、六入、觸、受、愛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循環相續的結果。
  一、無明:癡暗義。闇鈍之心,無照察諸法事理之慧,不能了知善惡因果,為過去煩惱的總稱,是無知,或愚癡,或迷闇的意思。由此無明妄動,眾生輪轉世間,是生死的根本。


  此地是講「枝末無明」,不是「根本無明」。根本無明,破一品,成為圓教初住菩薩,法身大士。阿羅漢跟辟支佛也破了無明,但不是根本無明,而是破「枝末無明」。「枝末無明」就是「見思煩惱」。四諦裡面叫見思煩惱,十二因緣裡面叫無明。無明就是見思煩惱,就是迷惑!這是煩惱障,煩惱道。「煩惱障」是「見惑」,「煩惱道」是「思惑」。見煩惱、思煩惱,就是無明。
  二、行:是「行為」或「造作」義,即依過去無明煩惱,而發動身、口造作種種行為,善行稱為善業,惡行稱為惡業,所以行又稱為業,有了業行就要受報。這「行」和上面的「無明」,即是過去所做的惑和業,也便是四諦中所說的集諦內容。


  你有煩惱障,有煩惱道,就是你有見思無明,你一定會妄動,「行」就是造業。業障業道,它造作,以「無明」是緣,「行」是因,「無明」比較遠一點,「行業」較近。如果拿祖孫三代來說,「無明」是祖父,「行業」是父親,生下來的兒子就是底下的「識」。「識」是「果報」。下面五條都是識,都是果報。所以與這個果遠一點的叫「緣」,密切的叫「因」。所以「無明」是「緣」,「行」是「因」,有因有緣,後面就結果,這就是業障業道。「此二支屬過去」,因為你過去世迷惑、顛倒、造業,你這一生就受報,這是果報,這受報怎麼報法?先來投胎。我們在六道裡以人道做例子說明,其餘五道都沒有例外,都是一樣。
  三、識:入胎之心識,因過去世的無明煩惱和善、惡諸業,引生分別染心,即為識,使阿賴耶識(註)受果報,遇緣托胎,完成現在之生命體。


例如人死後,神識成中陰身(註2),見到父母交合,一剎那間,生起憎愛分別之心,即投胎受生,這就是識的作用。


  「三識」︰人道裡面,先「識」,「識」就是「神識」,我們俗話講「靈魂」,靈魂來投胎。「托胎一分氣息」,神識速度非常之大,可以說超越時間、空間,神識超越時間、空間。


說老實話,夫妻一定會生兒女嗎?不見得!有很多人結婚一輩子,不生兒女。為什麼不生?沒有緣。兒女要跟你有緣,他才會到你家裡來投胎。他跟你沒有緣,不會到你家投胎。換句話說他去投胎是要找對象的,你求他,他未必理你。他去找對象,找什麼對象?過去生中存在的關係。


  佛在經上給我們講四種因緣︰第一種是報恩的。過去生中你們彼此互相有恩惠,他這一次又看到你了,到你家來投胎。這個就是我們中國人講的孝子賢孫,他是來報恩的,怎麼都學不壞,所謂的好兒女、孝順兒女,這是過去修的善因。


  第二種是報怨的。過去世你跟他有仇恨,這一世遇到,來做你兒女,將來長大了,做敗家子,攪得你家破人亡,他是來報復的。所以與人不能結冤仇,外面的冤仇可以預防,他投胎投到你家裡怎麼辦?你怎麼防法?你把那個人害死了,好了,他的神識到你家來做你的子孫,做你一家人時,你怎麼辦?所以決定不能存害人之心!這就是所謂忤逆的兒孫,攪得家破人亡。


  第三類是討債的,討債鬼。是父母過去欠他的,他來討債。如果欠得少,養個兩、三年他死了,你為他花了不少錢,還清了,他也走了。如果欠得多,大概供到大學畢業,快要可以做事情,他走了,這就是討債鬼,債務討清,沒事了,就走了。


  第四種是還債的。是他欠父母,他這一生遇到了要還債,他要努力工作供養父母。那也要看你們之間債務欠的多少?如果他欠父母很多,他對父母物質供養很厚,如果欠的債務很少,他對父母的生活供給很刻薄,反正讓你餓不死就好了。為什麼?還債的!這一類人對於父母雖然能供養,沒有恭敬心,沒有孝順心。報恩的有孝順心,還債的沒有孝順心,甚至於眼裡還嫌棄父母,討厭父母,但是他生活費用會給你,至於多少?那要看他從前欠你多少。佛告訴我們事實真相,一家人就是這個關係集合。


  家庭如此,一族人也是如此,凡是你所認識的親戚朋友都是如此,只是恩怨債務更少一點。恩怨債務多的時候,就變成一家父子兄弟,遠一點就成為親戚朋友。所以人與人之間都有緣份。 你走到馬路上,一個陌生的人對你點頭笑一笑,也是從前的緣份。看到陌生人素不相識,一看到就不順眼,也是過去的緣份。所以把這個事實真相搞清楚,我們真是起心動念不能不謹慎,千萬不要跟一切眾生結冤仇,不要跟一切眾生有債務的關係。欠債的要還得清清楚楚,免得來生再還,這事情很麻煩,所以儒、佛的聖賢教訓,都是勸我們把這些恩怨化解,這是最善、最圓滿的方法。這就說明投胎不是隨便偶然的,它與過去生中有密切的關係。剛投胎來的時候,就叫「識」,不能叫它是「名」,所以母親懷孕,是神識來投胎。
  四、名色:名是指精神、心識,色是指物質,父母精血,為成立有情生命體的要素。胎兒在母胎中,六根尚未長成,唯有心識與胎形,即稱為名色。
胎兒還沒有長成形狀,大概在一、二星期,十四天的樣子。沒有長出形狀,什麼也分不出來,只是一塊肉團。但是肉裡頭有神識,所以叫它做「名色」。「名」就是「心」,它是活的,它不是死的。「色」是「物質」,所以叫「名色」。
  五、六入:即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,因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六塵由此六處而入。故胎兒在母體內,六根逐漸完備的階段,稱為六入。


「五六入,六根成此胎中。」胎胞長大了,就叫「六入」。「六入」就是「胎兒」成形了,是一個人的樣子,六根長出來,這個時候叫「六入」。六根不俱的時候叫做「名色」。「識」、「名色」、「六入」這三支都是在胎中。
  六、觸:即接觸。即出胎後六根與外在塵境接觸,生起感覺,亦即對境界認識之開始。如自初生至一歲內的嬰兒時期,及進入二歲幼兒時期,其接觸外境,只起簡單的知覺,不能分別孰是孰非,孰苦孰樂,也沒有憎愛的分別,一切舉動很天真,這時可說是觸的混沌時期。到三歲至五歲的幼童,接觸外境的知覺力就漸漸增強。
從出生一直到老死,都與外面境界接觸,所以離開母體以後都叫做「觸」,觸的時間非常長。


  七、受:即對外境接觸的感受:即領受。為根、塵、識相接觸所生的感受,可分為苦受、樂受、捨受。對於違逆境界,身心感覺苦痛、煩惱,稱為苦受;對順益之境,感覺身心適悅,稱為樂受;對中庸境(註3),覺不苦也不樂,稱為中庸受,又稱為捨受。


  「領納前境好惡等事。從識至受。名現在五果。」「受」,是「領納前境好惡等事」。觸是沒有好惡、沒有喜歡、沒有討厭、也沒有害怕;像嬰兒,自己拉的大便也吃。這是因為他有「觸」,但是沒有「受」,這時候他什麼也不懂。等到逐漸長大,他就有好惡之感受。在沒有「受」之前,我們中國人常講「天真」,他心裡面清淨,快樂,沒有憂慮、沒有好惡。從前人天真的時間長,一般要到十歲以後。在從前,像我這個年齡,大概在十歲以後才知道有好惡,十歲以前不知道,這是童年的幸福!現在的小孩可憐,為什麼?我看他 一兩 歲就有好惡的感受了。換句話說,他的童年時間縮短,受苦受樂的時間提早。怎麼會提早呢?天天看電視,電視天天教他,所以兩三歲的小孩,就會察言觀色,就曉得大人的好惡。他們的心裡就計較,就要用心機了。從前那種農村社會,童年天真時間反而長,現在縮短了。指苦、樂、捨三受。如人生自幼兒四五歲時期到兒童時期(六歲至十二歲),乃至青年時期(十三歲至廿三歲)的時候,心識逐漸發達,領受環境範圍漸漸擴大,起居飲食、讀書遊戲及其他希求亦隨歲月而增進,遇順境則感受快樂,遇逆境則感受痛苦,尤其是青年時期,對愛憎的感受,特為顯明。這就叫做「受的階段」。
  八、愛:
貪染名愛。於喜好的境界,產生種種欲愛、貪愛之心。以染著貪愛為義,由受而來,對於所受之境界奔馳追求。如青年時期,對貪戀財物和男女色欲,已生出種種強烈的欲望,執著在心,追逐不已,不肯放鬆。
  九、取:執取境界,說名為取。心生愛著之後,更想取得、佔為己有,即為取。是執取為義,即對所愛之境界起執取追求之念,亦即對物欲境界起貪戀,並生強烈執取之心,欲據為己有以滿足自己的欲望,能引發惡業。於是三業不淨,以業繫身,而集成未來身心的苦因,這都是由「愛」「取」而來。
  十、有:因為想佔有,便以種種手段,造作種種善業、惡業,故有未來的善惡諸報,名為有。即是現有業力存在的意義。謂由愛著馳取不已,現世多造惡業,而構成潛在業力,感後有之報。


  「八愛。愛男女金銀等事」。八愛、九取、十有這三條,就是現在這一生的造作,第一個是「愛」,愛什麼?貪愛,「愛男女金銀等事」。愛的範圍太廣了。「 愛」就是「無明」,就是「迷惑」。愛了之後就有行為,就有造作。造作底下就是「取」,愛之後就「取」,「是見一切境界生取著心」。自己喜歡的,要把它佔有,這是「取」。不喜歡的,要叫它離開,也是「取」,都是取著。這叫造業,造作。起心動念造作都是屬於這個字。所以「愛」跟「取」,「此二未來因,皆屬煩惱,如過去無明」。這就有了業習種子,造業後面就有「有」。「有」什麼?阿賴耶識裡面善、惡種子種下去了。有了種子,來生就要受報。所以我們今生的造作「愛、取、有」,一一成就是作未來因緣,屬業道,如過去無明、行。
  十一、生:即未來世的受生。由於今生貪愛、取著而造業,即招感來世受生的果報。自身潛在業力,再去投胎受生,完成未來的新生命。生是「未來受生」。來生還要輪迴,還要去投胎。
  十二、老死:衰變為老,身壞命終為死。有生則必有老、死。這是說明來世既然要再投生,必然又要老死,因果循環,生生不已的流轉道理。因未來既有老死,則生老病死、憂悲苦惱等苦,而與之俱來。而「生」和「老死」是未來世的二種因果,即將苦諦的內容加以詳細的分別。
  十二因緣說明人生的生死循環,是通於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的三世,由無明緣行,行緣識,識緣名色,名色緣六入,六入緣觸,觸緣受,受緣愛,愛緣取,取緣有,有緣生老死,不斷流轉,叫做流轉門。而這流轉門的因果:從過去「無明」和「行」的二支因,緣起現在世的「識」、「名色」、「六入」、「觸」、「受」的五支果。又從現在世「愛」、「取」、「有」的三支因,緣起未來世生和老死的二支果。由此產生三世之間「惑、業、苦」的因果輪迴關係,稱為「三世二重因果」。偈曰:「無明愛取三煩惱(惑),行有二支屬業道(業),從識至受並生死,七支同名一苦道(苦)。」此即說明十二因緣與惑業苦及三世因果之關係。


所謂人生,就是這樣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循環不已,叫做輪迴,根本不外「惑」和「業」為因,造成生死的苦果。釋迦牟尼佛的悟道,就是覺悟這十二緣起的人生觀道理。並推究十二因緣的緣起,以「無明」為生死流轉根本,如修道斷無明,除愛取,就可解脫生死,故從十二因緣的「還滅門」來說:無明滅,則行滅,行滅則識滅,識滅則名色滅……..乃至來世的生、老死亦滅。


也就是說,有情眾生由於一念「無明」,因而造作各種「行」為,因此產生業「識」,隨著業識投胎而有「名色」,繼而「六入」成形,藉著六入接「觸」外境而產生感「受」,而後生起「愛」染欲望,進而有了執「取」的行動,結果造下業「有」,「生」命的個體就此形成;有了「生」,終將難免「老死」,「死」又是另一期生命的開始。眾生因無明不覺,而生死相續,永無休止,稱為十二因緣生死流轉門。


十二因緣就像一條鏈子,把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世的生命緊緊串連在一起;又像一座城牆,人為城牆所困,雖然有門,但是門口站有許多衛兵,不容易出去。人本來可以跳出十二因緣的束縛,但是由於貪、瞋、癡煩惱的牽引,所以不容易出離十二因緣的流轉。因此,若欲脫離三世輪迴,得到解脫之道,只有泯滅生死根本的「無明煩惱」,唯有「無明滅則行滅,行滅則識滅,識滅則名色滅,名色滅則六入滅,六入滅則觸滅,觸滅則受滅,受滅則愛滅,愛滅則取滅,取滅則有滅,有滅則生滅,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」,如此才能究竟解脫。以上的流程稱之為「還滅緣起」,反之,稱為「流轉緣起」。十法界當中的緣覺聖者雖然生不逢佛世,但能夠從十二緣起的流轉、還滅現象了悟「非生非滅」的真理,因此稱為「緣覺」。


  《增一阿含經》記載,佛陀因為思惟十二因緣的真理而開悟證果,而後因為悲憫眾生「不解十二因緣法,流轉生死,無有出期,皆悉迷惑,不識行本,於今世至後世,從後世至今世,永在五惱之中,求出甚難」,故以方便宣說此甚深難解之法,令眾生共趨於正覺解脫。這段話說明:唯有認識十二因緣法,才能了解生命流轉的實相,進而永除諸暗,離苦得樂。


  十二因緣是有情眾生生死流轉的根源。一般的生命起源說法是直線的,依佛教的因緣法來看,生命是「無始無終」,是圓形的。一個人除非能夠證悟解脫,否則一期生命結束,死亡的只是肉體,生命將隨著業識繼續流轉,就像果樹的種子,永遠相續相生;又像薪盡火傳,賡續不斷;也像水和冰一樣,互相溶合,互為冰水。所以,在三世相續的生命中,儘管我們的身體有五趣六道之別,生命主體卻是一個。有些不明生命現象的人認為「死亡就是消滅」,這就是不明因果的「斷滅論」。


  《中阿含經》卷十〈習相應品〉說,了解十二因緣流轉帶給生命的諸多苦惱,便能有信;習信,便有正思惟;習正思惟,便有正念正智;習正念正智,便有護諸根、護戒、不悔、歡悅、喜、止、樂、定、見如實、知如真、厭、無欲、解脫;習解脫,便得涅槃。這段話可說是道盡了「十二因緣」法的價值所在。


解決問題要從「因」跟「緣」上解決,把「因」跟「緣」斷掉。我們曉得「愛」是緣,你能夠一切不愛了,你生死輪迴就斷掉,也脫離輪迴。大概權教以下,權教菩薩,緣覺聲聞,都從這兩個地方下手斷掉的。利根的菩薩,大乘菩薩、實教菩薩,從「有」下手,那就是真功夫。「愛取不斷,但心裡頭不落印象」,這最高明。


跟諸位說︰「密宗就是從這裡斷。」我們想想,有沒有這個本事?「愛取不斷,心地清淨,不落印象」,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,一般人,斷愛、斷取、已不容易;斷「有」是非常不容易。那是大乘菩薩才做得到,叫做遊戲人間,那才真正得大自在。有「愛」、有「取」,沒有「有」,他不會墮落輪迴。


隨順十二因緣流轉,就是生死輪迴。如果要超越六道輪迴,你把十二因緣反過來看就明白了,這叫還滅門。「若滅觀者,無明滅,則行滅。」,那「行」就滅了。「乃至生滅,則老死滅」。所以你反過來看的時候,就是智慧。就把這個宇宙人生看破。所以「因觀十二因緣,覺真諦理,故言緣覺。此人斷三界見思,與聲聞同」。他的斷證跟聲聞是一樣的。他比聲聞聰明,所以「更侵習氣,故居聲聞上」。聲聞見思煩惱斷了,習氣沒斷。緣覺習氣都斷了。所以比阿羅漢的功夫要高。


習氣是什麼呢?佛經裡有一個比喻,譬如酒瓶, 酒瓶是盛酒的,現在你把酒瓶中的酒倒得乾乾淨淨, 裡面確確實實沒有酒了,你再用乾布把它擦乾淨,可是聞聞還有酒味,用酒味比做習氣。所以佛弟子當中,有很多是富貴子弟,跟佛出家,富貴人都有傲慢的習氣,他證了阿羅漢果,傲慢確實斷掉,真沒有了,但是有的時候那個驕慢的態度還在,這就叫習氣。是不是真有?真的沒有,他對人真的是恭敬,可是他習氣還在。所以說煩惱容易斷,習氣難斷。但是習氣往往會引起別人誤會,因此要學謙虛、恭敬、禮讓,學這些來斷習氣。


「束之不出四諦者。若流轉門。無明愛取三支是煩惱道。行有二支是業道。此五支為集諦。識名色等七支為苦諦」。雖然十二因緣,講得比較詳細,歸納起來不外四諦。四諦是講「苦、集、滅、道」。「集諦」就是起惑造業,「無明」是過去的煩惱,「愛」、「取」是現在的煩惱,所以這三支都是屬於煩惱,就是惑業苦中的迷惑。這個地方我們特別要記住,無明是過去世的事情,是無可奈何。現在對於一切法要是生了「貪愛」,要是想「執取」,「執取」就是佔有,這都是迷惑顛倒,這些是煩惱道。「行」是屬於過去世造的業。「有」是現在的,是這一生當中造的業。既然有業,當然就有果報。所以「行」與「有」,這兩支就是造業,是屬業道。由此可知,我們這個「佔有慾」,(現在心理學上講「佔有慾」),就是佛門講的「造業」,善業自有善果,惡業定有惡報,惡報是在三惡道,善果是在三善道。總而言之都脫離不了六道輪迴,所以業實在不能造。


「滅前十二因緣之智為道諦」。人為什麼有老死?因為有生!沒有生就沒有老死。生有什麼好處?生的後果就是老死。那為什麼有生?因為有「取」,為什麼有取呢?因為有「愛」。這樣翻過來往上去找它的原因,這是智慧。十二因緣中,只要你能斷一條,六道輪迴就沒有了。從那裡斷?要從「因」、「緣」上斷;「果」上是斷不了的。


  我們曉得「無明」、「行」,是過去生中的因緣,過去世的怎麼能斷呢。只有從現在生中去斷,現在生中,查查十二因緣,只有「愛」、「取」、「有」這三支,就這三支中如果能夠斷一支-或者你把「愛」斷掉、或「取」斷掉、或「有」斷掉。這三支斷一支,就行了,就可以出離六道輪迴,這叫「還滅門」。你有這個智慧,知道事實真相,曉得從那裡下手,這就是「道諦」。「道」是修行的方法門道,你找到了。依此修行超越輪迴生死,就是「滅諦」。證「寂滅理」為「滅諦」。這是說明十二因緣,不出四諦。


「緣覺」雖然度眾生,實在跟阿羅漢差不多,他不是主動的去度化眾生,而是眾生去求他,他才肯教。眾生不去求他,他不會去找人的。不像菩薩,做一切眾生不請之友。所以他度的眾生不多也不廣,因此把緣覺合在聲聞一起,我們稱它做小乘。如果講三乘呢,那麼聲聞是小乘,緣覺是中乘,菩薩是大乘。


【註】


◎ 十二因緣又名十二有支之「有」,即指三界五趣器世間一切所有。支即支分,謂一切所有生死流轉,皆因此十二支分循環不息,亦即生死流轉之因緣。


 


◎ 阿賴耶識:即是心的主體,人死後,阿賴耶識,脫離軀體,叫做中陰身,等待有適合父母之緣,再去投胎的心識,就是阿賴耶識。


      十二因緣與四諦法:四諦法中之苦集二諦為十二因緣之流轉門,滅道二諦為十二因緣之還滅門。


修行階段


> 菩薩> 辟支佛> 阿羅漢>阿那含> 斯陀含> 須陀洹

創作者介紹

文殊苑

文殊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